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七十三章

时间:2018-08-11
华瑄眨眨双眼,看着文渊,忽然小嘴一扁,道:「还要找慕容姐姐?文师兄,你这么贪心啊?」文渊拍拍华瑄的头,笑道:「胡思乱想什 么?我只是有话要问她。」
  华瑄一边穿着衣衫,似乎不太放心,一边又道:「文师兄,你身上有伤,可别太乱来啰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这就奇了,怎么刚才你不这么说?」华瑄脸上登时一片羞红,转过身去,道:「我……我去找慕容姐姐啦。」说着起身下床,跑到门边,又回头道:「真的不是?」文渊苦 笑道:「千真万确,师兄说话这么言不符实么?」华瑄嫣然一笑,道:「好啦好啦,我才不会吃醋呢,文师兄,你放心啦!」随即出房,带上 了门。
  文渊摇头笑了笑,穿起衣服,下床走至窗边。窗外便是巾帼庄后院,时近午天,院子里一片风和日丽,更不复见昨日的激战厮杀。文渊稍 稍舒展筋骨,心道:「倘若昨天未能击退黄仲鬼,只怕今日已无巾帼庄。」忽然想到:「任兄始终没有来到,难道他当真不知此事么?」
  不一会儿,门外脚步声起,木门呀然而开,文渊一回头,只见小慕容笑吟吟地进了房来,反手把门带上,笑道:「怎么啦?跟华家妹子在 一起,该比起我这个小魔头愉快的多罢?」文渊微笑道:「别乱说了。小茵,那什么轮流的主意,是你想的吧?」小慕容轻轻眨了下眼,笑道 :「怎么样?你谢不谢我?」文渊道:「有什么可谢之处么?」小慕容抿嘴一笑,道:「让你每天佔尽了便宜,难道还不好么?」
  文渊伸手搂住小慕容,道:「好啦,不说笑了。小茵,你先别弄这些花样了,这对紫缘不太好。」小慕容奇道:「却是怎地?」文渊道: 「紫缘姑娘她对这种事仍会害怕。」
  小慕容「啊」地轻呼一声,面带歉意,低声道:「我……我忘记了,紫缘姐她……」话声一顿,又道:「这么说来,你也还没跟紫缘姐做 过啰?」
  文渊道:「算是到了一半罢。」小慕容脸上一红,道:「像我们第一次那样?」
  文渊无奈地笑了笑,道:「情境不甚符合,总之……在紫缘面前,暂且别提这事较好。」
  小慕容点了点头,道:「我明白了。」忽然脸上露出顽皮的神气,娇声道:「那紫缘姐不在的时候呢?」文渊道:「那自然无妨了。」小 慕容嘻嘻一笑,脸颊贴在文渊胸口,轻声道:「好啊,那我现在就要。」文渊一怔,道:「要什么?」
  小慕容仰起头来,眼眶有些湿润,悄声道:「就是……华家妹子跟你做的嘛。」
  文渊微微一笑,拂开她颊边秀髮,轻轻吻了一下,道:「才跟你说要注意的,马上就说回到这上面,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哪?」小慕容娇 嗔道:「又要教训人?
  你跟我说过的话,我哪一句没放在心上了?「语音柔腻之中,情意自然流露,文渊忽觉一阵感动,抱着小慕容的手臂不觉紧了,柔声道: 」是啊,你总能猜得到我的心思。小茵,如果不是你,我跟紫缘姑娘只怕未必能在一起。「
  小慕容用手指轻轻戳着文渊胸膛,轻声道:「大哥常说我是鬼灵精,华家妹子也说我聪明,可是啊,就有件事情我觉得自己笨到家了。」 文渊笑道:「倒说说看,是什么事?」小慕容握起粉拳,轻轻打了一下,笑道:「还不就是喜欢上你这个家伙?」脸蛋不由得红了,更是娇艳 动人。
  文渊只觉一阵心悸,低声道:「小茵!」双手微动,让她背倚着自己,手臂环过她身前,温柔地揉动她的双乳。小慕容娇喘一声,轻轻咬 着下唇,心底情慾渐生,轻声喘着:「唉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  两人为了营救巾帼庄,虽然一齐自邓家店来到京城,却也无暇缠绵,此时一番亲匿举动,已让小慕容心魂如醉,口中逐渐发出了各种难耐 的声息。
  文渊一边爱抚,一边凑上她耳后,轻轻吹了口气。小慕容浑身一颤,一股酥麻的异样快感奔流全身,忍不住娇啼一声,迷迷糊糊地道:「 好……舒服……」
  文渊轻声道:「小茵,你还是这么可爱……」手掌隔着衣衫慢慢拨弄她的乳头,亦不时顺着圆弧轻抚,带给小慕容的刺激越来越强,呻吟 声渐次加大。
  但听小慕容歎气似地喘道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快不行了……」
  文渊悄声道:「小茵,还没开始呢!」小慕容娇羞地点了下头,星眸朦胧,断断续续地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呵啊、嗯……」持续着无法自 制的娇喘,双手也开始轻解罗衫,不过多久,惹人遐想的娇柔体态尽显无遗。
  文渊看着小慕容圆肩润背,眼光下移,忽地心念一动,轻声道:「小茵,可以趴在桌上吗?」小慕容心中怦然而跳,轻声道:「你……想 这样看我么?」文渊低声道:「是啊……可以吗?」小慕容虽然害羞,却仍然微微颔首,将桌上的壶杯等移到一旁,弯着身子,上身贴着在桌 面,丰润的屁股对着文渊,羞涩地半回着头,娇怯怯地道:「是……是像这样子么?」
  小慕容摆出这个姿势,看在文渊眼里,可比一时所想像的更加刺激百倍,下身忍不住整军待发,定了定神,轻声道:「小茵,我想就这样 进行……你觉得如何?」小慕容「嘤」地一声,眼中满是娇羞之态,声细如蚊地道:「从后面吗?」
  文渊点了点头。
  小慕容羞答答地缩着肩,轻声道:「我……随你怎么样都好……我都喜欢的。」
  说话之际,下半身微微颤抖,私处的蜜汁已然顺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,证明她心中的期待。
  文渊随即现出男子的神兵,走到小慕容身后,爱惜地摸着她洁白溜滑的背部,下身则牴触着芳草间的可爱花瓣,轻声说道:「小茵,痛的 话要说喔。」小慕容娇声道:「又不是第一次了,你还怕我痛啊?」文渊手掌沿途摸到了她白嫩的屁股上,轻轻捏了一下,笑道:「真把你弄 疼,我可捨不得了。」小慕容轻轻颤抖了一下,轻声笑道:「别捏啦,好讨厌!」
  这话不说还好,既然出口,文渊岂有不肯彻底伺候之理,当下双手放在两个雪团般的嫩肉上,极其温柔地爱抚起来。小慕容不禁上身一挺 ,娇声鸣叫:「啊、啊啊、嗯啊!」
  文渊见她立刻有了反应,心中有数,更是无所不至地玩弄这诱人的屁股,右手手指轻轻在她股沟外画动,左手四下游走之余,更不忘时时 招呼私密的花丛,带着湿润水液的手掌在粉臀上留下了晶莹的痕迹,也令小慕容兴奋的连声喘叫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文……文渊……文大哥… …不要啦……唔唔……文……啊、啊啊啊、嗯啊!再这样……这样……我……真的……不行……」
  文渊同样是大感刺激,下体阳具也已按耐不住,慢慢入侵小慕容娇小的私处。
  小慕容额现香汗,口中声音越来越是模糊不清,手指在桌上不停乱抓,只是桌面毕竟不是棉被床单,无法抓入,无可发洩,亢奋之情越发激烈,不停哀声娇鸣:「啊、啊、啊啊……呵……嗯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
  那柔软的乳房木桌被木桌所挤压,不停变着形状,直到灼热的力量贯入身体,小慕容也已汗水淋漓,桌面也是一片湿,小慕容上半娇躯随 着文渊的突进不住滑动,完全不能自主。
  由于文渊是从背后进攻,小慕容虽是情慾高涨,却看不到爱人面貌,明知道在她体内冲刺的便是文渊,但是这种不见其人的情况,却令小 慕容心中又是紧张,又是慌乱。加上桌面汗湿,无可着力,完全任由文渊摆布,那种不安全的心情,让她在快感连连之际,更增添强烈的害羞 和彷徨,樱唇开阖,春声大作:「嗯、嗯嗯、啊啊……呃、呃、嗯…嗯啊啊……」声音之浪蕩,只听得文渊血脉贲张,下身动作不停加快,几 乎热得要出火。
  小慕容只觉魂魄尽销,心神飞入一片浓情蜜意里,忽地文渊压低身子,伸手掌握了她胸前嫩乳,狂热地抚慰着,一边低声耳语:「小茵… …小茵……真的太可爱了……」小慕容禁不住这等调情,耳边、胸前、股间各处都是醉人的强烈快适,身心都要成为文渊俘虏一般,再也承受 不了,放声呻吟:「文渊……哥……
  哥……啊……我、我……啊、啊啊……!「木桌彷彿随时便要瓦解,喀喀作响,随着两人的交合剧烈摇晃。
  随着一声登至绝顶的娇吟,小慕容率先达到了极限,紧跟在后的,是文渊奔腾而出的阳精热流。一阵可爱的鼻息颤过,小慕容虚脱地趴在 桌上,朱唇皓齿之内迴荡着幸福的喘气声。文渊屈手撑着身体,以免压到小慕容,在释出大量气力后,也是全身乏力,只能微笑着抚摸小慕容 犹带桃红的肌肤。
  小慕容温柔地看着文渊,轻声道:「累了吗?」文渊低声道:「比跟黄仲鬼那场大战累得多了。」小慕容腼腆地笑了笑,轻声道:「上床 ……睡觉吧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是中午哪。」小慕容微笑道:「有我陪你睡嘛,会睡不着么?」文渊怔了怔,苦笑道:「那可当真睡不着了。 」